这是小伙子们在“炸”自己相中的一帮妹仔

2019-02-12 作者:黄金华   |   浏览(143)

少年时,过大年是四季里最快乐的年华。在那些快乐年华里,尚有一天更开心的日子,那即是“赶年街”。

大年头二赶年街,对村子男女青年而言,那是一个重要日子,必需谨慎出行。

记得一个初二的早晨,我吃过糖水油蛋加糍粑早餐,便与早已等待的几个小同伴一同出门。此时,村边小路上,早已呈现两三人一帮、三五人一群的赶街人,多为穿戴新衣新裤、喜笑颜开、呼朋唤友的青年男女。每小我私家都显得那么愉悦、悠闲,不紧不慢朝着县城偏向行进。通往县城的大路上,搜集了四寨八村赶年街的青年男女,一路有说有笑、轻松愉快。我和小同伴们却是一路奔奔跳跳,十几华里的旅程,不到两小时便走完,中午时分已置身县城街上。

此时的县城,年味盎然。大街小巷人头攒动、水泄不通,险些清一色的男女青年。所有赶年街的人群,一律蓝色新衣裳,整条街道就像一条以“士林蓝”为主色调的蓝色多瑙河,个中混合零散的浅灰与草绿身影,以及偶然扬起几个黄色、赤色气球,给“河道”增添些许色彩。县城不大,贸易街区很小,主街道两旁巨细商店里,挤满着你看我、我看人的黑亮眼睛。街道一头阁下两座大圩亭里,除了摆卖小吃与玩具的摊点,也挤满了人。融江大船埠前的百货大楼,楼上楼下人满为患。

赶年街的青年男女,独一目标即是看热闹、凑热闹。

热闹的是,此日街道上,无论你置身那里,附近时时响起单响鞭炮声,接着即是一群女人的尖啼声与一帮后生的哄笑声。然后,何处女人佯装生气,“责问”“怒骂”,这边小伙子彼此推诿:是他,是你。如此你来我往唇枪舌战一番,双利便知道对方是那里人氏,各有收获。再然后,后生们提出散圩后结伴回家,一路同行。谁都知道,,这是小伙子们在“炸”本身相中的一帮妹仔。如此一“炸”,男女之间便有交换,如若两边印象不错,就地相互认识,或者就此成为伴侣,甚至确定爱情干系。

我和小同伴们口袋里装着月朔得的封包钱,像个大款,这里看看哪里瞧瞧,恨不得把所有商店逛完,把本身喜欢玩的、喜欢吃的都买个遍。于是,在人流夹缝中窜来窜去,如鱼得水,好不欢快。

逛完商店和百货大楼,再从街尾逛回陌头,才感受肚子发饿,找个国营粉店,花一毛钱吃一碗肉粉,奢侈一回。然后进新华书店,花八分钱买一本喜欢的“接触”连环画,这是必需的。再到圩亭买几封鞭炮、几排“红磷”、几个彩色气球,以及大度的、能吹响的黄色塑料小鸟儿。最后去街边摊点,花一毛钱买五节又大又甜的红马蔗,捆好扛在肩上,权当回家路上增补能量,但还没走出县城,便已咬完两节。

年华在不知不觉中已到散圩时候,小同伴们口袋里装着玩意儿,肩上扛着红马蔗,嘴里嚼着红马蔗,得偿所愿随人群分开县城,踏上回家的路。

回家的大路上,比来时更热闹。男女青年们一路放鞭炮、一路惊叫、一路打闹、一路欢笑。

我和小同伴们固然一路玩耍,但心里还记取出门时怙恃“早点返来,用饭不等你”的交接,自然不敢贪玩,加速脚步回家。

回到村边路口,家家瓦衡宇顶上已升起袅袅炊烟。看着缓缓飘动的炊烟,闻到幽幽酒香与浓浓年味,心中满是醉意……

相关文章